上海[分站]
直辖市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山东
青岛 济南 烟台 潍坊 临沂 淄博 济宁 泰安 聊城 威海 枣庄 德州 日照 东营 菏泽 滨州 莱芜
江苏
苏州 南京 无锡 常州 徐州 南通 扬州 盐城 淮安 连云港 泰州 宿迁 镇江
浙江
杭州 宁波 温州 金华 嘉兴 台州 绍兴 湖州 丽水 衢州 舟山
安徽
合肥 芜湖 蚌埠 阜阳 淮南 安庆 宿州 六安 淮北 滁州 马鞍山 铜陵 宣城 亳州 黄山 池州
广东
深圳 广州 东莞 佛山 中山 珠海 惠州 江门 汕头 湛江 肇庆 茂名 揭阳 梅州 清远 阳江 韶关 河源 云浮 汕尾 潮州
福建
福州 厦门 泉州 莆田 漳州 宁德 三明 南平 龙岩
广西
南宁 柳州 桂林 玉林 梧州 北海 贵港 钦州 百色 河池 来宾 贺州 防城港 崇左
海南
海口 三亚 三沙 儋州
河南
郑州 洛阳 新乡 南阳 许昌 平顶山 安阳 焦作 商丘 开封 濮阳 周口 信阳 驻马店 漯河 三门峡 鹤壁
湖北
武汉 宜昌 襄阳 荆州 十堰 黄石 孝感 黄冈 恩施 荆门 咸宁 鄂州 随州
湖南
长沙 株洲 益阳 常德 衡阳 湘潭 岳阳 郴州 邵阳 怀化 永州 娄底 湘西 张家界
江西
南昌 赣州 九江 宜春 吉安 上饶 萍乡 抚州 景德镇 新余 鹰潭
辽宁
沈阳 大连 鞍山 锦州 抚顺 营口 盘锦 朝阳 丹东 辽阳 本溪 葫芦岛 铁岭 阜新
黑龙江
哈尔滨 大庆 齐齐哈尔 佳木斯 鸡西 双鸭山 鹤岗 牡丹江 绥化 七台河 伊春 黑河 大兴安岭
吉林
长春 吉林市 四平 延边 松原 白城 通化 白山 辽源
四川
成都 绵阳 德阳 南充 宜宾 自贡 乐山 泸州 达州 内江 遂宁 攀枝花 眉山 广安 资阳 凉山 广元 雅安 巴中 阿坝 甘孜
云南
昆明 曲靖 大理 红河 玉溪 丽江 文山 楚雄 西双版纳 昭通 德宏 普洱 保山 临沧 迪庆 怒江
贵州
贵阳 遵义 黔东南 黔南 六盘水 毕节 铜仁 安顺 黔西南
西藏
拉萨 林芝 日喀则 山南 那曲 阿里 昌都
河北
石家庄 保定 唐山 廊坊 邯郸 秦皇岛 沧州 邢台 衡水 张家口 承德
山西
太原 临汾 大同 运城 晋中 长治 晋城 阳泉 吕梁 忻州 朔州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 赤峰 鄂尔多斯 通辽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兴安盟 乌海 阿拉善
陕西
西安 咸阳 宝鸡 渭南 汉中 榆林 延安 安康 商洛 铜川
新疆
乌鲁木齐 伊犁 阿克苏 喀什 巴音郭楞 昌吉 哈密 博尔塔拉 克拉玛依 阿勒泰 吐鲁番 和田
甘肃
兰州 张掖 天水 庆阳 平凉 酒泉 白银 武威 金昌 陇南 嘉峪关 临夏 定西 甘南
宁夏
银川 吴忠 石嘴山 中卫 固原
青海
西宁 海西 玉树 海东 海北 黄南 果洛
当前位置:上海房产网>上海房产新闻>政策法规 » 房产税>

专家称上海重庆房产税改革回避土地问题

发布时间:2019-12-25|浏览次数:12|

  无论上海还是重庆,都回避了税制改革的核心——土地问题,如果只对房屋持有环节征收1%的保有税,房产税这只驶进岔路的“船”可能连个水花都激不起来

  文|李炜光

  房价高企,政府连连出台政策防止老百姓在市场中逐利,而自己却泥足深陷,与开发商一起成为房地产市场最大的受益者。政府有导致房价虚高的责任,显然,现行土地和财税体制不改变,房价就只会继续虚高下去。所谓房地产税,也不过是从民众手里再夺走一笔钱而已,说不出什么别的重大意义。

  正是有这种担心,近来人们关于房产税的问题已经连成串:征房产税做什么用?征了房产税,给民众减什么税?出现纳税人普遍逃税、抗税现象怎么办?出现纠纷到哪里申诉调解?调解不成又怎么办? 

  关于这些问题,只说给地方政府增加财源远远不够,得说清楚跟民众享受的国民福利有何关系,总不能让民众负担凭空再增加一块!况且房产税是直接税里的直接税,不像个税还可以代扣代缴,也不像间接税那样可以想办法转嫁给别人,所以人们决不会含糊。

  作为一名财政问题的研究者,一段时间以来我都被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问题纠缠着,很多问题我回答不了,因为在这些问题上,应然和实然的距离差不多可以用光年为单位来计算。

  从税理的意义上讲,房产税作为对不动产保有环节征收的一个税种,对收入再分配确实可以起到一定作用,但该税种能够起到调节收入分配的前提是解决一系列“技术性难题”。首先要对纳税人明确征税目的是什么。各国的经验是,房地产税应“专款专用”于改善社区公共服务,而我们现在提出的征收理由,无论是“调节收入分配”、“抑制房价虚高”还是“为地方政府筹集收入”,都与纳税人的切身利益不直接相关,想让人们对这一税种高度认同,恐怕只是一种奢望。

  政府征税,本质上是靠合法强制把公民个人的财产转移到政府手里,因此新增税种或提升税负,必须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必须让民众充分参与,必须得到纳税人普遍的认可,必须有非常严密的制度设计。最重要的是,人民代表大会的讨论、听证、投票表决等整套程序必不可少。其中的道理显而易见:政府的利益系于市场和千家万户的私有财产之上,纵使凭借强大的行政力量可以征税,也能征收到税,但在法治不健全的环境里很容易侵犯公民的财产权利,加剧官民之间的对立。让人不安的是,当前房产税制的制度设计者们似乎并未真正用心于此。

  物业税改革原来基本是按不动产税的规则设计的。将土地出让金问题一并考虑进来,但后来却不知怎么又变成了“房产税”,不少人希望这个税种能够承担起压低房价的作用。其实,甭管上海还是重庆的房产税,都不可能具备这个功能。因为税制改革的核心——土地问题被回避,只对房屋持有环节征收1%的保有税,房产税这只驶进岔路的“船”可能连个水花都激不起来,税负很容易被炒房者顺风顺水地转嫁出去。

  根据国土资源部的数据,目前全国住宅价格上涨比例达到百分之二三十,再给它加上百分之一二的财产保有税,除了徒增购房者的负担外,根本起不到调控房价的作用,即使有影响也是短暂的。

  还有,由于各地的城市投资公司基本上是以土地价值为融资抵押的,如果土地市场价格大幅下滑,债务风险就会提前到来。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土地价格的缩水问题更严重,如此,借尸还魂的房产税的作用还能是什么?不过是给地方政府又筹来不少银子,岂有他哉?

  (作者系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


上海楼盘:
上海二手房:
上海租房:
周边城市: